文化旅游趣味说:我们shan西人为吃面battle了七千年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9-08

  这两天我需要接待一位从陕西来上海玩的小学弟。但是接风洗尘的时候吃什么饭,这可让我犯了难。

  想来想去,我找到了山西人小王,大学的时候,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包一份捞面,在宿舍边打游戏边吃。这么爱吃面,应该对面食很有研究,带着他肯定没问题!

  于是我自信满满地带着山西人小王,奔赴宴席。结果没想到,我的自信,就在我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被打脸了。

  “我们去吃那个山西的什么biang biang 面吧,就是那个很有名的面。”

  陕西人冬冬不高兴了:“那个著名的biang biang 面,是我们陕西的特产,你们外地人不要搞混,别让无关的人蹭我们的热度。”

  论知名度,自然是陕西吃食的知名度更高一些,大众熟知的羊肉泡馍、肉夹馍、陕西凉皮等,都是陕西的独家特色。不仅如此,“西安名吃”的店面,光是在曼哈顿,就开了10家连锁店,成了火爆ins的网红名店,就连纽约帝国大厦旁的那家分店,也开始排起了长龙。

  这样的现象并不是巧合,毕竟中国人民对吃的品味还是在线的。具体原因可以牵扯到历史、地理、农业,甚至文化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。

  陕西是肥沃的河套地区中的一部分,简直就是发展农业的沃土。早在7000年前,陕西区域就有粟的种植了,仰韶文化的遗址就是最好的证明,就是新石器时代一个重要的彩陶文化。目前在许多出土的仰韶遗址中,就发现了粟的存在。

  原始的锄耕农业阶段,虽然有地种,有粮食收,但是闲不下来的中国人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  于是从秦汉时代开始,对河套地区的开发,不再只是种植农业——内蒙古地区那么大片的草原,不开发牧业真就浪费了。农牧并存的时代就此展开。

  渐渐河套地区的饮食文化就融合在一起了,比如陕西风味的一道羊肉泡馍,其实就是少数民族与汉族饮食习惯的融合结晶。这样新奇的表现形式,自然能吸引更多的目光。

  同样,山西高原上的黄土地,作为孕育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也蕴含着实打实的历史积淀。

  山西是世界上最早的农业起源中心之一,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有石磨盘、石磨棒这种工具的出现了,这也就说明一万多年前,山西人就已经发现了一些植物可以碾碎,以面的形态填饱肚子。

  山西和陕西都有了自己的特色面食,为期7000年的“面食之王”称号之战,正式拉开序幕。

  不知道从哪流传出来了一句话:“中国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厨房。”我可以肯定这真不是鲁迅说的。但是这句话侧面反应了中国的饮食文化,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有多大的份量。

  关系深的,叫熟人,关系浅的,叫生人。在社交中如鱼得水的人,叫吃得开,就连如鱼得水这个词,都和吃挂钩。现在,吃饭前先拍个照分享到票圈的基本操作,也算是饮食社交的具象化体现了。

  西安作为现在的历史文化名城,中外游客多得数不清,饮食作为出行中必不可少的一环,自然会一直被接触,无形之中就做了一波文化输出。陕西的文化代表人们,创造出来的文学作品,也在悄悄给陕西带货。

  据说这个“biang”字,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秀才在吃完了面,才发现口袋空空,为了抵饭钱,硬给老板造出来的字。顺口溜里包含了黄河、麻糖、推车等文化符号,是陕西旧时寻常人家生活的缩影。

  飞上天的一点,是指卖面人的草帽;而东一扭,西一扭,说的是推车夫努力维持推车平衡样子;左一长,右一长,是说推车左右两边挂着长面袋子。这一个字里,藏了一个推车夫的形态和艰辛。

  在甩这种面的时候,面与案板接触,会发出biang biang的声音,所以就成了这个面的名字。正宗的biang biang面,一定需要手工擀制,做成又长又宽的厚面条。

  有了这么魔性也富含深意的biang biang 面作为拳头产品,搭配裤带面、岐山臊子面等明星产品,同时也用羊肉泡馍、肉夹馍覆盖了汤品和小食产品线。

  有一种说法就是现今的“洋货”意大利面,是马可波罗父子在13世纪末,从中国的山西省,经由丝绸之路,带回意大利的。后来被史学家研究证明可能是错误的,实际上意大利面在12世纪的时候,就在意大利南部出现了。

  山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地理条件,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非常明显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不但能发展小麦这种“国民主食”,还能顺带尝试一圈玉米、高粱、谷子等一系列杂粮,面食文化的身份基本定型。

  农业社会渐渐发展,这个时候,晋商登场了。作为曾经中国商业版图的中心人物,山西商人在历史的发展中,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。

  山西中北部地处高寒之地,对饮食的要求自然是温热型,且食用方便 。面食恰好符合这一要求。出门谈生意,带两包干粮。渴了喝山泉水,饿了啃干饼子。随时吃完,随时上路。如果觉得时间来不及,还能边吃边走。但是如果换成捧着一碗米往前冲,场面就变得滑稽诡异了。

  走西口时期,也是另一个文化输出的高峰期。明清时期,天灾人祸频频发生,曾经文明的摇篮不再宜居,于是大量的山西人背井离乡,选择出门闯荡。“逃荒面”这种东西应运而生,大户人家在办红白喜事的时候,会把剩下的肉和菜混合在一起,丢给讨饭的人。后来大家发现这样做出来的面并不难吃,于是这种做法就流传下来了。可是逃荒饭的名字不怎么好听,所以就取了谐音“桃花饭”。

  至于为什么山西的面食没有流行起来,可能是因为手工艺过于复杂,花样过于繁多,拧的、揪的、扯的,甚至用剪刀剪的都有。据说一个合格的山西媳妇,[2019-09-04]4399弹弹堂1-8关救援行动攻略大全,可以一日三餐做面食,连做一个月不带重复的。没两把刷子的人,山西面食的做法想学也学不来。过高的门槛,导致外人难以偷师学艺。

  正当两人快要扭打在一起时,我的肚子突然传出了巨大的一声“咕——” ,声音大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。

  “咱们别吵了,超级战舰DVD迅雷下载 超级战舰在线观看 高清下载,吃饭行吗?我很饿啊!”我真的后悔了,我不该把他们两个人放在一起的,简直就是自讨苦吃!

  因为当我们在看到三步之外的“兰州拉面”时,不到一秒的时间内,我们就已经愉快的达成了共识——

  ▲ 同样走出国门,即将在洛杉矶开业的兰州牛肉面馆 Ins: Lannoodle

  《山西面食文化的成因、特点及饮食习俗》 姚勤智 著 山西师大学报 2004年1月第31卷第1期

  《中国语境下的饮食社交:从传统走向网络》 赵英楠 张启帆 著 今传媒 2014年第8期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天线宝宝| 凤凰马经图库香港版| 香港挂牌最完整之全篇| 济公高手心水论坛| 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| 智能走势历史开奖纪录| 正版资料第一份第二份第三份| 曾`道人点特玄机图| 香港正版资料内部爆料| 每期自动更新跑狗图|